河钢资源(000923.CN)

股票质押又一雷?招商资管代客讨债4亿!这家券商也涉两起诉讼,定向资管为何频频中招

时间:20-04-11 22:17    来源:证券时报

股票质押风险不止针对于券商自营资金,近期多起爆雷事件把人们的目光引向了定向资管。

4月8日,招商资管代表旗下资管计划追讨4.09亿元欠款的消息,引起了业内关注,但这已不是招商资管“质融宝”系列定向资管计划的首次踩雷。与此同时,西南证券也在2月接连发布两起诉讼进展,案由同样是代资管计划追讨股票质押违约资金。

据了解,对于此类以股票质押回购为主要内容的资管计划,券商虽然担任管理人角色,但通常严格遵照委托人指令,一旦发生违约,相关结果也由委托人实际承受。但不论如何,在股票质押风险尚未充分释放的当下,市场仍应保持对相关违约风险的高度警惕。

4亿元股质违约仲裁

近日,招商证券全资子公司招商资管收到杭州仲裁委员会出具的《受理通知书》,事涉招商资管质融宝13号股票质押定向资产管理计划(简称“质融宝13号”)。

回顾2017年8月,招商资管(代表资管计划)根据资管计划委托人的指令,与林某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,向其融出资金人民币5亿元(截至目前剩余未偿还融资本金4.09亿元),担保人为广州粤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粤泰控股”)和杨某。

2018年5月,该交易的履约保障比例低于最低线,而林某未能完成补充质押等措施使履约保障比例高于最低线,亦未提前购回,并自2019年第二季度起未按照协议约定支付当期利息,构成违约。粤泰控股与杨某也未履行任何担保责任。

为此,招商资管(代表资管计划)根据委托人书面通知,向杭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,请求依法裁决:

1、林某向招商资管(代表资管计划)偿付剩余融资本金4.09亿元,支付利息、罚息及违约金并承担本案仲裁费、财产保全费;

2、粤泰控股与杨某对上述请求下林某所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;

3、招商资管(代表资管计划)在上述债权范围内对林某持有并质押的3937万股“河钢资源(000923)”股票以及后续产生的无需支付对价的送股、转增股份、现金红利享有优先受偿权。

根据“河钢资源”4月10日收盘价计算,目前相关抵押物市值约4.67亿元,预计可以覆盖仲裁提出的本金偿付及相关赔偿。

招商证券也强调,根据相关合同约定,招商资管作为资管计划管理人,按照委托人的指令进行相关操作,不承担相关风险及损失,本案所涉及交易损益及仲裁结果最终由资管计划委托人承担。公司各项业务经营情况正常,财务状况稳健,上述仲裁对公司业务经营及偿债能力无重大影响。

近期还有3起类似案例

需要注意的是,早在去年11月,招商资管就曾因类似原因,代表招商资管质融宝(58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简称“质融宝58号”)的管理人,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二审诉讼。从名称也可以看出,两只资管计划同属于“质融宝”系列,涉及的业务内容也比较相似。

据介绍,由于质押人钟某到期未能按协议约定回购股票,招商资管此前(代表资管计划)向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判令钟某返还融资款本金7666万元并偿还利息、违约金、受理费用、财产保全费等所有诉讼费用;判令招商资管(代表资管计划)对钟某所持有的1265万股“金一文化”股票享有质押权利,并对处置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。

由于对一审判决中关于违约金等事项的认定存在异议,招商证券又在2019年年底提起二审诉讼,目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决定受理该案件。

与此同时,西南证券也在今年2月接连发布两起诉讼进展,同样也是代表资管计划追讨股质违约赔偿。

2月12日,西南证券公告称,近日收到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,确认对新光控股享有本金8亿元,利息4722.67万元,违约金8246万元,合计9.3亿元的债权;律师费债权70万元;并在上述债权范围内对新光控股质押的1.75亿股“新光圆成”处置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。

此前在2018年11月,西南证券作为“西南证券鑫沅质押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”(以下简称该)管理人,按照该资管计划委托人指令,代表该资管计划提起诉讼,申请新光控股就“新光圆成”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承担违约责任。

而到了2月29日,西南证券又披露,公司作为“西南证券鹏瑞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”管理人,按照该资管计划委托人指令,于1月15日代表该资管计划申请实现担保物权,申请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就5720.4万股"未名医药"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承担违约责任,优先偿付相关本息及违约金等合计9.87亿元(暂计)。目前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已决定立案受理。

券商收缩定向资管规模

可以发现,前述4只资管计划全部属于定向资管计划,也即是券商与单一客户签订定向资产管理合同,并为其提供资产管理服务的一种业务。事实上,在资管新规的影响下,不少券商都在近两年对定向资管规模进行了压降。

以招商证券为例,年报数据显示,2019年在三大类资管计划中,仅单一资管计划(定向资管计划)规模出现了下降,由2018年年底的5249.80亿元下降7%至4866.62亿元;专项资管计划(资产证券化)则同比增加20%至679.59亿元;集合资管计划也同比微增,保持在了1325.86亿元。

招商证券还强调要加强主动管理能力,要求招商资管紧紧抓住大集合转公募的战略性机会,集聚整合公司渠道和客户资源优势,做好公募化运作相关系统改造和制度建设。截至2019年末,招商证券主动管理规模2162.05亿元,同比增长23.81%,占比31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据证监会国新办2月18日发布的数据,当前股票质押业务规模稳中有降,场内股票质押融资余额0.88万亿元,较峰值时下降45%以上,全市场的融资融券余额大约1.05万亿元,占A股流通市值的2.13%。

监管称,考虑到疫情影响,为纾解相关企业和个人流动性困难,防止市场出现异常波动,根据不同地区受疫情影响情况,支持市场机构分类采取股票质押协议展期,对部分融资融券客户不主动强制平仓,适当延长客户补充担保品的时间等措施,上述业务风险总体可控。